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唐老鸭 乐园

活到老、学到老、乐到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6)  

2010-05-15 10:42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一群快乐老东西《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6)》

 

 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6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 (6) - 一群快乐老东西 - 耳顺平天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陵的兄弟姐妹在河堤上的团圆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排左起:  陈美娟(小黄鱼) 童慎利   唐小鸣(唐老鸭)  王爱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排左起:林晖(真情追梦)   李定屿  李可深  李浩(浩子) 王利华  章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排左起:  江宁   高世林   王瑞丰(wrf)    金立民   樊宁(fn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排左起: 王增陵(梦石)   成庆顺  吕承启  王治政   朱耀中  仇为民  陈晓苏

 

 

上滩拾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唐老鸭

    一日三餐,烧锅弄饭,我们和社员一样,队里分点黄豆秸、玉米秸,哪够烧呢!烧草缺口巨大,必须上滩拾草,解决冬春烧草这件大事。
    初冬季节,各队上滩割芦苇是一项关乎全队社员经济收入的重要任务,全指望大苇子运回后,编织成芦席、折子,卖个好价钱,家家户户好有钱过年,靠种粮食只能糊口,平时的零用钱来源,全靠这大苇子了。因此,每年这时,公社,大队、小队都派出精兵强将上滩,划出各大队之间的地界、大队再划到小队,开割时的气氛,那简直就是拼命抢钱的劲头。如果管理上出现混乱、产生矛盾,弄不好,拼出人命来的事也发生过。待到大苇子运回队里后,已进入寒冬。  
    这一年,明陵大队的男女知青联合行动,一起撑船进滩拾草。在滩上拾草的那段艰辛日子可以说是刻骨铭心。
    船到滩边,没有码头,就得淌水上岸。我们上身穿个小棉袄,腰上扎一根草绳,下面只穿一条短裤,下到刺骨的冰水中,破碎的薄冰哗啦啦在我们腿边直响,留下一道道划痕。穿着蒲鞋在河滩上走,稍不留意,就会“扑”的一声,脚底板被芦苇茬子戳上一个洞,血染红了走过的泥水。因当时脚被冻麻木了,并不感到疼痛,可一旦脚暖和过来,哪个钻心的疼啊!我们站在冰冷的深水里割别人零星遗漏的苇子,用耙子在滩上扒芦苇茬子中的叶子,再将长短不一的芦苇及碎叶子捆扎起来。那些深水里的苇子需要在水中就捆扎好,再一趟趟踩着芦苇茬子,挑到高处,这些重体力活由我们大队的男知青来承担,最能苦的男生就数“篓子”成庆顺了。
    到了晚上,大家把捆好的草摞起来,成为挡风墙,上面再搭上几根扁担,盖上些芦苇和草,就成为一个草窝。窝里面铺上厚厚的草,一个个爬进去,和衣躺在草上,这就成了我们过夜的地方。一边是“男生宿舍”,一边是“女生宿舍”,临睡前大家还谈谈吹吹、嘻嘻哈哈说笑话。我想,睡过草窩的人,有过这样经历的人,恐怕下辈子都不会忘!
   在滩上忙活了几天,战果很显著。男生们一船一船把草运回去,大家一起去岸边挑草,每个知青屋前,都堆起个大草堆,那个冬天是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,我们不必为烧草而发愁了。
   我和王爱勤还有过一次上滩给队里看苇子的经历。队里干部认为知青看苇子认真,不会像有的农民那样把苇子拿去换鱼、换肉吃,就派我俩去滩上看苇子。我们带上半袋米,一点黄豆,一口小锅就上滩了。住在大苇子丛中,在不远处找一个高坡处,挖一个土灶,放上小锅做饭。滩上风大,灶里的火给刮得乱穿,饭很难烧熟。用带来的黄豆跟渔民换点小鱼、豆腐烧汤,每天只吃一顿。晚上,我们头顶着皎洁的月光,在滩上放声歌唱,在苇子伫起来的“屋”中,睡在草上听广播,有一种童话般的感觉。清晨,我俩蹲在河边,双手捧水斛在脸上洗脸,清澈的河水就是我们的大镜子。迎着朝阳,伴着半导体收音机中的音乐,我们做起了广播体操。现在想起来,这就是我们知青的青春浪漫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 (6) - 一群快乐老东西 - 耳顺平天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春岁月里的浪漫   (前:陈美娟 (左) 李浩      后:王爱勤 (左)  唐小鸣)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   就这样在滩上过了一个多星期,有个老乡带信来,说是我的母亲来探望我了,在庄上等我呢。我高兴极了,赶紧往家赶。到家见到母亲,出现在她眼前的女儿,是一副地道的农家女模样:黝黑的脸庞,干干的皮肤,粗糙的手,乱蓬蓬的头发,梳子都梳不动,棉袄腰上扎着草绳,脚上、衣裤上全是泥水。母亲用吃惊的眼神看着我。她看到我们这样的生存状况很是心疼,而当时的我们,却以自己能这么快融入到农民之中,像她们一样而引为自豪。

    我们烧草的难处,生产队干部也是知道的,我们实在没有草了,就去场上扒浸满牛粪牛尿的稻草(是从牛棚中清理出来的)回来烧,他们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这样烧出来的饭,会飘出天下独一无二的“香味”,是饭香加牛粪牛尿的混合香。有次下雨天,实在没烧的,肚子饿得受不了,我们甚至抽自己屋顶和隔墙的芦苇把子来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 (6) - 一群快乐老东西 - 耳顺平天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明陵已是今非昔比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 (6) - 一群快乐老东西 - 耳顺平天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年,我们在这里挥洒汗水。

 

     愿明天会更好

       现在也许有人会问,这样的日子你们当时是怎样过下来的?其实他们不知,我们的日子比农民好多了。我们只是从城里下去,年龄小,生活的反差太大,不适应而已。农民的生活比我们还要苦得多。
       秋收后,很快进入初冬,北风吹起,寒气逼人。一到晚上,村庄里漆黑一片。农民就吃两顿饭,上午九点一顿,下午四、五点一顿,晚上基本不吃,上床躺着睡觉,为了省粮、省灯油。别以为他们吃两顿是干饭,队里分的那点稻米,一般是留着过年过节或来亲戚时才舍得吃。来个亲戚,只在大锅底中间烧点饭,四周贴上用山芋面、高粱面等杂粮做的“锅围子”,干饭是亲戚吃的,剩下的给家里最小伢子解解馋。一般他们就是吃那种打底的稀饭:山芋干或山芋为底,或加点豆子,搂上山芋面或玉米面、高粱面等,一家人吃完,剩下的再混点干山芋藤粉或麦麸子喂猪吃。人、猪吃一样的饭,在那种年代,苏北农村很常见。

        一家大人小孩,几口人就盖一床被,甚至赤身光腚睡在芦席上。有一次,我有事去找一个队干部,他点燃了昏暗的油灯(墨水瓶做的),只伸出一个头来与我说话,我也感觉出其中的尴尬,便匆匆离去。第二天,我问其中一位铁姑娘,她说,粗芦席磨衣裳——舍不得,所以光着腚睡觉。农民冬天棉袄贴身穿,没有内衣,跪着、坐着编芦席,膝盖、屁股头处很容易就磨破了,棉花絮往外冒,还打趣说:荤油出来了。天暖和了,拆开棉袄,取出棉花,补补再当单衣穿。
       贫困户家庭,要是生了病,那就惨了,一般就在家躺着,干扛,没钱治。特别是老年人,咳喘、肺心病等就睡在小锅屋,成天只听见咳喘声,不见人,这样的状况能撑多久?有一次下湖劳动,我看见队里的一个壮汉子,小腿上有个大洞,直淌浓血水,整个小腿都发紫了,他还在挖着土,挑着担,我看了心里直发颤。
        农民的贫困、艰辛,我只讲了一、二。想想吧,好孬我们还有个家庭作后盾,有困难还可以克服,而他们呢,还不是要一代一代这么过下去吗?这次三十多年后回乡探亲,看到当地显然有了不小的变化,但感觉还是落后,庄上全是泥路,明陵只有一条水泥路,就是通向管镇的,村上偶有盖上楼房的,进去看看仍然是空空荡荡的,八仙桌一张,长条凳若干,一根绳一拉,很多衣裤往上一搭。自行车一辆,农具一堆……。城乡差别真大啊!不发展农业,不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,中国根本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富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 (6) - 一群快乐老东西 - 耳顺平天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见了!

          一、二排共六人是我们当年的铁姑娘,后左是我们的会计。


       啊!太多的回忆。我们一路走过来,全靠这些父老乡亲和可亲可爱的铁姑娘们的关怀、帮助。我们姜庄知青这次回来,特地买了十几条真丝围巾,写上“感谢你们,在我们插队期间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”的字句,分发给他(她)们,一是感谢他(她)们这些淳朴、忠厚的老乡,二是留个念想吧。微薄的礼物,哪能表达我们万分感激之情啊!
       分别时,他(她)们一路送行,久久不愿离去。车就要启动了!我们和她们紧紧拥抱,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……,再见了,父老乡亲!再见了,铁姑娘们!多多保重!我们永远想念你们!但愿若干年后再次想见时,你们的家乡,我们的第二故乡,会变得更富足,更美好!我们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