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唐老鸭 乐园

活到老、学到老、乐到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5)  

2010-05-15 10:40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一群快乐老东西《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5)》

 

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唐老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5) - 唐老鸭 - 唐老鸭乐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年姐妹们在大队部篮球场上的合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的菜园子


   我们喂过猪,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菜地,就在家门口,旁边是口小塘,屋后挖了个小坑,围上玉米秸,就成为我们的厕所,有粪有水,浇水、施肥还算方便。我们的菜园里,种了韮菜、青菜、罗卜、豇豆等,还引进了南京的菊花脑,地的四周还点上了南瓜、冬瓜。铁姑娘们手把手教我们如何服侍菜园子,韭菜的种植过程,是一穴穴地先撒上草木灰,点上韮菜种,再用小木锤捶紧;种南瓜时,去雄留雌,再把雄花反扣在雌花上授粉;什么时候下大蒜,什么时候辫葱,都是很有讲究的。菜地在我们的照料下,长得郁郁葱葱,基本做到自给自足。
   那一年,我们收获了不少冬瓜,堆在屋角,可吃一个冬天。收获的南瓜大的像婴儿,可把我们乐坏了。我和王爱勤还特地抱着大南瓜照了张相。前些年,这张照片还被南京知青展览会征集去展览过呢。(这张珍贵的照片至今未物归原主,如果王爱勤还保存着,就好了。)明陵其他生产队的男知青,听说我们种瓜大丰收,跑过来向我们要两个回去打打牙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...... (5) - 唐老鸭 - 唐老鸭乐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活泼可爱的“小黄鱼”在演“白毛女”

 

 

关于水的记忆 


    庄上只有一口井,离我们的住处很远,是没有井沿的,井口和地面一样平的那种井。农民教我们打水,把水桶放入井里,左右一晃,桶就满了,再拎上来。我们一般都是俩人去,轮换着挑,晃晃悠悠才能挑到家。
    给我印象深刻的是,在那些刮风下雨、下雪上冻的日子,我们正为家里断水发愁,打开屋门或走回家门口时,常常会看到一担装满水的木桶放在我们的门前,那就是铁姑娘或她们的父辈悄悄挑来的。这样的场景不是一次、两次啊,乡亲们是把我们当自家伢子待呀!我们心中的感动,真是无以言表。
     我们四个城里来的女生,吃水、用水全靠挑,对我们来说,真是一件艰难的事!晚上我们为了节约用水,四人必需隔天轮流洗。下雨天,有时缸里无水或缺水,常常是拎一篮子山芋在旁边塘里用爪钩撞撞(音chuang chuang),倒入大锅,放碗水腾腾(音tengteng)吃。
    当然,我们大队不少男生也很关心我们,只要来串门,或者天气不好,也会帮我们挑挑水。但远水解不了近渴,还是庄上的乡亲们照顾我们多啊!

 

 

五谷杂粮


   生产队一年只能每人分一、二百斤稻子,机出米来也就一百多斤。小麦和玉米每人也可分到一百多斤。山芋却多得吓人,每人能分一、二千斤。
    秋天,收山芋的时候最忙人。湖滩地的山芋在地头就要进行分配,十几里路,几千斤山芋必需一担担挑回家,家里成堆的山芋还要切、晒成干子才好保存。乡亲们帮我们做了几个山芋刨子,到了晚上,我们全家一起上,刨出一筐筐山芋片子,到第二天抬出屋外,撒在门前和旁边的空地上去晒。晒山芋干子最好的地方,是坟滩四周的扒根草上,透风,山芋干子撒上去,不需要翻身了,有两、三个好日头,也就干透了。变天下雨,铁姑娘们就会来帮助我们抢收晒着的山芋干。白花花的山芋干收回来,一部分可以到粮管所换稻子,剩余的成为我们的主粮。乡亲们教我们变着花样吃,如腾着吃、放在鍋灰里烤着吃、煮山芋干或磨成山芋面贴饼子吃等。
    我们的知青屋边,队里给分了一块自留地。从耕地到播种再到收获,基本上都有铁姑娘们来帮忙。生产队分下的小麦,玉米、高粱,需要把它磨成面才能吃,那时没有机器,都是用驴或人工推磨。洗、淘、晒、簸,拉驴上套,装粮过筛,还是铁姑娘们来帮忙。半天下来,忙得晕头转向、灰头盖脸,才能磨半芭斗面。如果碰到吃大户的蝗虫们,我们就惨了啊!一扫而光,又得再忙……。
   细粮少,得计划着、省着吃。我们也和乡亲们一样,在家里挖了一个大山芋窖,能窖千把斤山芋。一年到头,大多数日子,都是山芋当家,基本都是玉米面搂山芋或山芋干吃。那时能吃上一顿纯米干饭(不加绿豆或胡萝卜等),再来个青菜烧豆腐,就是很幸福的事了。山芋放在窖子里过一段时间,出过汗,淀粉变成了糖,吃起来又甜又软,就好吃多了。刚收上来的山芋淀粉多,吃起来像板栗,粉粉的,吃多了,就会胃胀气。一次我睡到半夜,胃胀的像块石头,敲起来咚咚响,胀得喘不过气来,只好张开嘴呼吸。如果我们现在把这些事情讲给儿子听,他还以为我是瞎编呢。
 

 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