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唐老鸭 乐园

活到老、学到老、乐到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吃大户续集  

2010-05-14 17:42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一群快乐老东西《吃大户续集-wrf》

 

 吃大户续集-wrf

 

68年刚下放到泗洪县管镇公社,G君(痱子)、W君、C君(篓子)、Z君(小夜莺)、F君(阿腮)、Q君(求特)和我七名男生分在明陵大队朱岗生产队。全公社几百名知青主要来自同一学校和WG中同一群众组织,而我们明陵大队的二十七名知青又来自同一个团队。在校时,彼此朝夕相处,结下了浓厚的友谊,又志愿报名,选择了江苏省最艰苦、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来锻炼和磨练自己,成为南京市第一批插队知青,可谓是志同道合,同甘共苦,彼此亲如兄弟姐妹,不分你我。

才到农村,什么都感到新鲜好奇,喜欢出来走走逛逛,看一看田园风光,呼吸一下洪泽湖畔的清新空气,走到哪里,就在哪个知青家吹牛、吃饭,吃完嘴一抹便走路。因为彼此关系非同一般,吃得人心安理得,被吃得人也不计较,你来我往,成群结队,好不热闹,当时我们称之“吃大户”。

我们朱岗的七名知青,临时被安排住在生产队的仓库里,仓库靠墙边有一堆像小山般的花生。刚下乡插队,生产队长对我们很客气,说:“花生你们随便吃,自家人不必拘礼。”我想,反正我们住在仓库里,队长也不能看着我们,料我们几个人也吃不了多少,他不如卖个人情吧。我们的住所就在公社唯一条大路旁,可谓交通便利,地理位置优越。个别来访的和成群结队的“吃大户”的人络绎不绝,应接不暇。刚下乡的半年时间里,国家发给我们每个知青一个粮本,每月三十斤粮食计划和八块钱的生活费,再加上临走时家里多少给点备用钱,那时是我们经济最富裕的时期,生活上有基本保障,如果节约使用可能还略有所余,因此我们生活无忧无虑,快乐得很。每逢来人,我们一起剥花生,煮着吃,炒着吃,作为一个不变的主菜;再就去生产队买点豆腐,在农民家买些鸡蛋,在他们的自留地里撇些青菜边子;有福气的,碰巧能吃到我们上街赶集带回来的猪肉、猪肝等。不出二三个星期,仓库的一大堆花生吃去了三分之一,少说也有几百斤,我从家里带来的二百元钱花得所剩无几,可见来人之多。

六九年元旦的前三天,我们明陵大队的舒庄、姜庄、西吴、后陵的知青从公社买米、赶集回来,聚集在我们朱岗。我们上菜都是用脸盆装的,少说也有头十盆菜,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从种类上,在当时都是很丰盛的了。但是那时我们年青力壮,又干力气活,特别能吃,每人都能吃堆尖的两三大碗米饭。我记得,我是主人在后面张罗,当我忙清了,出来一望,只见食客们低头不语,只顾扒菜吃饭,一盆盆菜眼看就要见底了。当时我惊叹,又生气地骂了一句:“蝗虫,蝗虫!简直是一群蝗虫!”。二十年过去了,明陵知青再次聚会时,女同胞们提起我当年所说得那句话,仍是耿耿于怀,愤愤不平。当时我们朱岗的计划粮已吃完了,下锅煮饭的米是后陵才从粮店买来的米。二十人左右的大筵席结束后,杯盆狼藉,后陵的JN君手拍着空空的笆斗催着小苏说:“走呀,走呀!”给我的印象极深,至今难忘。

还有三天就是元旦了,由于吃大户,我们一粒米也没有剩下。怎么过,怎么办?朱岗的知青在一起商量,显然办法只有一个,即向农民借。但谁人去讨借呢?当年在学校所受的教育,使我们认为借粮如同是要饭一样,是极不光彩的事,况且我们才下乡插队与农民也不太熟悉。于是你推我,我推他,谁也不肯伸头。万般无奈下,我们约法三章,咱们互相摽,看谁能摽过谁?谁吃不消,谁就去借米。为了节省体力,大家都并排躺在坑上,一声不吭地挺尸。一天、两天过后,我肚子早已饿过了头,饥饿难忍的感觉已消失,可头昏眼花,精神恍惚,迷迷糊糊的,脑子啥也不想,空空如也,整个身子如同虚壳,仿佛要升天了一般。到了第三天上午,只听到外号叫“痱子”的G君大叫一声:“我受不了啦!好!我认你们恨!我摽不过你们,我去借!”。这个办法还真灵,痱子终于站了出来,我们大家有救了!不一会儿,痱子借来一小袋大米,往地上一摔说:“下面就是你们的事了!”接着他爬上坑,继续挺尸。

我一见到米,激动得两眼都发绿光,拉起W君,便上了管镇街,用我的钱买了些大白菜和猪肝,虽饿了三天,去管镇来回十六里,却兴奋异常,一点也感觉不到累。回来当走到朱岗前的大路上时,我考虑到后陵的人也没有吃的了,可能也在挺尸。我就对W君说:“回去偷偷把米拿到后陵去,千万不要让痱子知道。”。 “米是痱子借的,拿走了,他不找我拚命啊!”W君为难又胆怯地说。“没事,他会找来的!”我自信地说。

当我们把米和菜拿到后陵,进屋一看,果然不出我料,除ZL硬撑着在陪姜庄的ZY和tsl两位女生谈活外,其他的人一个个全在床上挺尸。听ZL说,西吴的女生原先要请他们吃水饺的,正好后陵断炊,闻听欣喜若狂。西吴生产队队长得知此事后,竭力反对“吃大户”,劝她们粮食要节约着吃,于是西吴知青就通知后陵,吃饺子就免了。后陵的男生们碍于面子,不好说出真情实况,只得忍饥挨饿上床挺尸。

见到我们带来的菜和米,他们欢呼雀跃,JN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,精神抖擞地拎起房里的一篮子胡萝卜和带来的菜,一溜烟跑到家后的河里去淘洗。米不够,我们把淘干静的胡萝卜剁碎,做成胡萝卜干饭。切菜、烧锅、、煮饭,大家一起忙碌,抄了两个大菜,一脸盆胡萝卜片,一脸盆猪肝抄大白菜。正当我们要美餐时,痱子气呼呼地进来,手发颤地指着我们说:“好啊!你们又吃大户,我最反对吃大户!”JN笑着说:“臭痱子你反对吃大户,请出去!”大家哄堂大笑。“米还是我借来的呢?不让我吃,有这个道理吗?”他唯恐被大家赶走,口气和语调显然有些中气不足,并一屁股坐下就赖着不走了。看他一脸可怜相,大家又是一阵嘲笑和善意的臭骂,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。现在看来,作为元旦的饭菜,显得有点普通、简单,但当时我们大家都觉得格外的香和好吃,吃得饱饱的,感到非常地幸福和满足。大家无拘无束,开心地说笑,气氛热烈而和谐,充满了欢乐。挺尸三天才吃到一顿年饭,许多年来,它长久深刻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。虽然后来大家的生活都好了,但我觉得没有一次能比得上这次元旦吃得那么有滋有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